我們到家了,看那個車庫了嗎?
我們改建成你的工作室
                                                                        - 亨利

    【時空旅人之妻】的故事地點設定在芝加哥,製作團隊也確實大隊拉到這個「風城」拍攝一些外景和內景鏡頭。不過,多數的主要攝影仍是在加拿大多倫多完成。為了配合這部電影中的時間易逝本質,製作設計強赫特曼認為場景需要具有一種無時間性的永恆感。他表示:「我們想創造出一種流動的時間感,因為這是亨利感受到的時空經驗,而且克萊兒終究也會有這種時空不分的感受。因此,這部電影具有一種永恆的特質,而他們故事的展開帶有一種流動性。我們主要是設法捕捉到他們人生的三大重要章節。」

第一大人生章節的發生地點,當然是小時候的克萊兒和亨利兩人初次相遇的草地。場地經理唐柯尼勒斯表示,他們選擇的草地必須符合某種標準:「這片草地離克萊兒父母的房子必須隔著一座小山丘,感覺這裡好像是克萊兒和亨利兩人的秘密世界,一個充滿神奇的地方。」

此外,這片廣大草地必須有樹叢包圍,當作亨利第一次出現時的藏身處。劇組找到一處極佳地點,位於離多倫多約45分鐘車程的一間私人別墅。為了使這個地點看起來更自然,製作團隊重新灌溉這塊草地,並請求屋主不要修剪草皮,要使草地看起來蒼翠繁茂,甚至有點野草叢生。

第二大人生章節的發生地點,是長大後的克萊兒和亨利展開戀情的圖書館,亨利在這裡擔任特別藏書館員。強赫特曼表示:「基本上,他大可在書櫃間消失好幾小時都沒人發現。」就是在這裡,克萊兒的時空終於趕上亨利,兩人並從此開始共渡未來。製作團隊在多倫多的奧斯古德豪爾(Osgoode Hall)法學院圖書館拍攝這些場景,代替原著中所寫的芝加哥紐斯貝瑞(Newberry)圖書館。 
亨利帶克萊兒回到他在城內的住處,這裡反映出他過客型的生活風格。強赫特曼表示:「這裡感覺好像他才剛搬進去,或者他正要搬走,他的家當都裝箱和裝袋。這間房子並位於集合式公寓住宅中,這樣他就可以不與人來往,一個人過活。這裡衍生的概念是,身為一名時空旅人,他沒有朋友、沒有固定落腳處。」
克萊兒和亨利決定一起共渡人生,他們也找到他們夢想中的房子,這裡就是他們第三大人生章節的發生地點。強赫特曼表示:「羅勃史克溫基不想要這裡完全失去城市的氛圍,所以這間夢想中的房子必須像是逃避城市喧囂的近郊聖地」

唐柯尼勒斯表示,劇組找到一間極為合適的房子,由一間1880年代建造的教堂神父寓所改建。強赫特曼表示:「這是一間又廣大又美麗的老房子,中間圍繞著一處花園庭院。這個地方感覺就像城市中的永恆地帶。」強赫特曼和他的製作設計團隊之後則在攝影棚內打造這間房子的內裝。」
「永恆性」正是這部電影創意團隊的設計宗旨。羅勃史克溫基表示:「我們刻意輕描淡寫任何跟特定時間有關的服裝和場景設計,避免觀眾感覺到具體時間的存在。畫面中的一切在年代上都不會突兀,但不強調是哪個時期。」

羅勃史克溫基也透露,他們要以這個故事映照亨利的旅程,即從破碎到整體。導演表示:「這部電影在開頭時故意打散時間,反映出亨利的人生寫照。之後,他遇見克萊兒,他們兩人的關係成為亨利支撐點,他的生活變得比較穩定,這點我們試圖利用影像來表現。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人生的節奏正代表我們電影的節奏,每次的時間轉換必須很微妙,但又希望產生一種累積的加強效果。」
整部電影當中,顏色在設計上也是一項不可或缺的元素。羅勃史克溫基跟強赫特曼和攝影指導佛洛巴豪合作,利用顏色當作亨利心境的微妙反映。導演表示:「影片一開始,顏色很鮮明,不過隨著亨利的生活趨於穩定及他和克萊兒安頓好他們的新家,顏色就愈來愈柔和。

強赫特曼透露,紅色也是這部電影在設計上的一種象徵。他表示:「我們使用紅色預示死亡。比如,在亨利母親出意外身亡之前,你會看見紅色的交通號誌燈,以及穿紅衣在揮手的聖誕老公公。紅色還有出現在其他關鍵時刻,其中某些地方你會在全片接近尾聲時才會明瞭用意。不過,我們在電影結尾極力避免使用紅色,但在聖誕季節不出現紅色實在很難(笑)。」
羅勃史克溫基指出:「我們在場景設計上的結構原則是季節,用以配合人生週期的特性。這部電影從冬季進展到春季、夏季、秋季,然後又回到冬季。這點是拍這部片的最大挑戰之一,因為我們不只得配合不同年份,還得確定沒有弄錯季節,比如說冬季後就不能接秋季。」

服裝設計茱莉威絲也表示,季節是她設計上的一大考量:「羅勃史克溫基一再強調:季節輪替就是時間線。」


我是時間旅人,我來自未來
我旅行時,帶不走衣服
                                                                        - 亨利


茱莉威絲設計克萊兒的服裝時,必須反映出這個角色的藝術特質。她表示:「克萊兒是藝術家、畫家,所以像她這類人的個性是沒有原則可言,所以她的打扮不會跟著別人的流行走。」
瑞秋麥當絲表示她很喜歡跟茱莉威絲合作,可以幫她加強角色的深度:「茱莉威絲會針對情節重點打造角色的外型。她非常注重細節,會配合整體服裝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同時她的設計也很低調,光靠著那些恰到好處的小地方就能增進人物的整體性。她對於顏色很敏感,藝術眼光也很敏銳,我想這些對於克萊兒的角色真的很重要。」

至於設計亨利的服裝則得採用截然不同的原則,因為亨利時空旅行時,他的衣服帶不走,所以全身光溜溜的他只能看到什麼衣服就抓來穿在身上。茱莉威絲表示:「每當亨利出現,他就得立刻找衣服穿,他必須想盡辦法向人要、借或偷衣服。有時,他穿的衣服就像一般人,然而有時,他穿的衣服卻格格不入。他穿什麼其實並不重要,重點是能使他遮掩身體自由行動。」

亨利在外型上有一點則要有所區別,那就是無論他出現在任何一幕,他頭髮的長度和顏色都可以用來確定他的年紀。羅勃史克溫基表示:「年輕的亨利頭髮較長,年長的亨利則頭髮較短並帶有一些灰髮,而且灰髮的層次也有變化,依他的年齡而定。我想光他的頭髮我們就做了六次變化。」

黛德嘉納表示:「甚至有一次,我打電話給羅勃史克溫基,請他替我標示出亨利各種髮型搭配的時間點,我完全弄糊塗了。」

艾瑞克巴納開玩笑地表示,他有一個笨人方法來判定自己角色的年紀:「當我戴假髮時,我知道我要飾演年輕的亨利,而當我以自己原本的頭髮登場時,我就是飾演年長的亨利,所以假髮對我來說是很實用的判別工具(笑)。」


我得走了,但我會回來,而且很多次
我會竭盡所能照顧妳
                                                                          - 亨利

為了具體呈現亨利的時空旅行現象,羅勃史克溫基跟數位效果監督傑米哈利特和他的特效團隊合作,一同打造這個角色突然消失的方式。導演表示:「我們想要找到一種方式能傳達出這個角色的親身體驗,像是東西憑空消失。他無法控制自己的無預警消失,而是消失現象控制著他。最後我們決定的特效是,他會像沙子在漏斗裡一樣慢慢消散。」

尼克威克斯勒表示:「我想每個人都很想知道時空旅行是什麼感覺,比如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或者回去重訪你過去的人生或認識的人會怎樣。」

羅勃史克溫基表示:「我認為時空旅行是一種願望達成的途徑,你可以回到過去,經過事後思量做出更好的抉擇,或者獲取你之前錯失的人生價值。然而,所有時空旅行故事的內層都有一種似非而是的矛盾性,我希望這個故事中的深刻情感力量能使我們超越這種矛盾性。」


創作者介紹

時空旅人之妻

tt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